【謝田訪談】 微光的城市與微光下的中華
2012-02-23 02:12:26 分享到:


主持人: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謝田訪談,我是明月。

在中國經濟的癥結逐漸浮現之際,人們想知道的是,問題指出來了,解決的方案何在?有專家指出,真正要解決確實比較難,因為它涉及了財富和利益的分配。國家和政權的本質,就是權力和利益的分配。如果看看歐洲的歐元問題、美國的赤字,政客們吵吵鬧鬧,皆因分配各方勢均力敵,所以才爭持不下。政府要多徵稅,就是與民眾爭利,民眾當然不幹;民眾要減稅,使政府可支配的東西減少,政府也不幹。這是正常社會的正常問題。而中國的經濟問題,到底如何解決,有人說,目前的中國就如科幻電影《微光城市》處在危機之中。

今天,我們邀請了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謝田博士,他認為,中國今天的現狀與《微光城市》里的地下王國非常相像。

主持人:您好,謝田博士。
謝田:您好,明月。希望之聲的聽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謝田博士,為什麼說國家和政權的本質,就是權力和利益的分配,中國的問題如何解決?

謝田:*如何解決中國的問題

中國的問題則在於,利益爭執的雙方,一是中共權貴,一是普通民眾。利益分配不均衡,權力分配也不均衡。佔有最大利益的一方,具有無限的權力;搏弈的另一方,民眾不僅失去了利益,也沒權力來爭取失去的利益。所以,中國目前的經濟問題基本上無解。這也是為什麼中國野蠻拆遷、暴力拆遷、和因強制拆遷引起的衝突層出不窮的原因。御用學者拋出的所謂「方案」,都是胡弄百姓的障眼法,和為中共拖延時間的權宜之計。

要真正解決中國的問題,必須從政治上著眼,從制度上去根本解決。解決中國經濟問題的政治解藥,一般來說不是經濟類文章要討論的話題,這就是為何研究經濟的人不能給出明確答案的原因。雖則如此,如果可以隔山打牛、借物喻物、含沙射影的話,一個神奇的電影故事,會給人們走出困境的參考。

主持人:美國電影《微光城市》(City of Ember),很多人認為電影中的故事意義深遠,也有的說,該電影與微光下的中華大地,有驚人的類比之處,謝田博士,您看過這個電影,您的看法是什麼?

謝田:*意義深遠的微光城市
美國有部電影叫《微光城市》(City of Ember),2008年出廠,中文也譯成《餘暉城》、《灰燼之城》或《煞絕地逃亡》。那天在電視上看到電影又在播放,再次為編導驚人的想像和對未來的感知所震撼,他們用藝術的形式,把人類的歷史和未來都展現了出來。看時突然覺得,造物的安排是如此的神奇,冥冥之中,當世許多秘密和謎底,其實早就透露給了人們。

故事是這樣的:史前發生核戰、世界末日來臨前,人們意識到要繼續存活,就必須遷入地下。為了人類未來,優秀的科學家、建築師、工程師在一個秘密地點建了一個地下世界,那是一個長年昏暗的國度,叫「微光城市」。城裡唯一的照明,就是街道昏黃的燈光;微光城的「天頂」,也是人造燈,摹仿人間繁星閃爍的夜晚。對微光城的人們來說,他們的世界就這麼高、這麼大,再上面是什麼,不知道了。他們不知道光天化日的存在,沒見過太陽,也沒見過藍天。支持城市的電燈和運作的,是一套年久失修的發電系統。

微光城的人長大後,由政府給分配工作。分配工作那天,人們要宣誓效忠政府,永遠感激城市的締造者。並且他們堅信,自己的國度是唯一有光明的地方,世界其它地方都是黑暗一片。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分配工作」 時人們可以抓鬮,抓到「削土豆皮」的工作當然不高興,但抓到「電工助理」的職務,就和得到諾貝爾物理獎差不多。

城市的建設者給後世之人留下了走出地下、重返地面的途徑,指路的地圖和秘訣封在一個密碼箱里,箱子自動開啟的時間,定在200年後。密碼箱由市長保管,從一個市長傳遞到下任市長。漫長時間過去,成住壞滅輪迴,城市停電越來越頻,食物開始短缺,民眾日漸恐慌。第七任市長猝死,密碼箱傳遞中斷,箱子被人們遺忘、塵封。當200年過去、密碼箱自動開啟時,人們還不知道這一能拯救他們的事件的發生。城市即將被黑暗吞沒之際,還有人執迷不悟,在街上大唱讚歌,說我們的國家閃閃發光。而腐敗的市長,則在密室存儲了大量的侵吞食品。

琳娜(Lina)和杜恩(Doon)兩個勇於追求、渴望真相的少年,偶然發現了黑暗城市的秘密,他們計劃揭開這個秘密,找到逃生的船隻,拯救市民。但他們自救和救人的舉動,遭到了殘暴、貪婪的市長及其幫凶的死命阻攔。杜恩、琳娜和她的妹妹終於逃脫、來到地面時,還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抵達光明,因為那時地表還是夜晚。等一輪朝陽噴薄而出,三人才生平第一次看見了光明和藍天。

主持人:聽您的講解,感到《微光城市》這個電影,可以帶給人們很多的啟示,那您覺得,這個電影與當今中國在哪些地方有相似之處呢?

謝田:*微光城市與當今中國

微光城市與當今中國,相似之處簡直太驚人了。對於政府的「分配工作」,許多國人都應該記憶猶新。被封閉在防火牆之後、閉塞的中國,與埋在地下的微光城市,又是何等的相似。微光城市難以維持的電力系統,正如目前中國掙扎的經濟;腐敗的市長及其打手,讓人連繫起中共權貴的統治集團;市長藏起來的食品罐頭,恰如中國的巨額外匯儲備;政府在危機四伏時辦歌唱比賽,讓人想起重慶的大唱紅歌;那對尋求真理和自由的年輕人,對應著渴望真相的中國民眾;微光城市上面的土地和藍天,正是中國國門之外、自由自在的國際社會。。。

三個年輕人逃出來後,沒忘記給留在下面的同胞寫信,告訴他們地上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他們把信綁在一塊石頭上,穿越層層的間隔,抵達微光的世界。其實,在中國大陸的人們,也已經在自家的門前、牆上、信箱、自行車車筐里,收到了這些帶著真相的信函。

這部電影,有些中國的影迷看明白了,評論電影的一位中國觀眾問到,「是不是我們的世界之上也有一個更宏大的世界?」 微光城市智慧的設計和建設者,給後人留下了走出困境的秘密鑰匙。在中國曾廣泛流傳、又被嚴酷打壓的心法,豈不也是世界的始創者引領人們走出塵世的寶藏秘籍?找到這個公開的「秘籍」,人們就找到了走出微光下中華土地的鑰匙。此時此刻,面臨中國經濟夢靨般的困境,解決之道何在,人們應該心知肚明。

謝謝你,謝田博士。聽眾朋友今天的謝田訪談就到這裡,我是明月,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Copyright © 2002-2012 SOUNDOFHOP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