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黑色薄熙來
北京時間: 2009-09-05 14:10:32 分享到:


從唱紅歌、發紅色簡訊到打黑除惡,薄熙來在山城重慶上演了一出又一齣戲。薄熙來此次打黑並非為百姓除惡,中共十八大將至,他的真實目的是搞政治鬥爭,為自己進入高層增加砝碼。

薄熙來其人

薄熙來在文革期間是紅衛兵組織「聯動」成員,宣揚「血統論」。為響應當時造反派的「革命潮流」,薄熙來聲明和被打為反革命的父親薄一波斷絕父子關係。

旅居德國的自由學者仲維光和薄熙來是一個時代的人。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仲維光是清華附中反對紅衛兵運動的少數學生之一。【錄音】首先大家可以看一下薄熙來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可以說和薄熙來是一代的人,1966年的時候,薄熙來曾經作為第一代紅衛兵去支援過清華附中的紅衛兵。因此對薄熙來這一代人應該說是熟悉的。薄熙來這一代人實際上是以權貴子弟自居。在其後的發展中,雖然薄一波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了整肅,但是在文化革命後從新上台後,薄一波、薄熙來這些人並沒有反省共產黨政權給社會帶來的弊病,以及他們為什麼會被無法無天的整肅。他們自己知道自己的地位和權勢所依賴的就是共產黨政權所固有的一切。也就是說整他們的東西也是他們整別人的東西。所以有薄熙來一步一個階梯的爬到共產黨的高層。

文化大革命中,薄熙來大義滅親,與父親決裂,與家庭劃清了界線。文革後,薄熙來並沒有意識到文革給人性造成的扭曲,而是把文革中強權暴力理論,在後來的當政路線中運用的爐火純青。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1968年至1972年,薄熙來此期間在監獄服刑。同他的父親薄一波被四人幫迫害到監獄不同的是,他是因為與社會上的流氓、小偷鬼混,偷了一輛吉普車,被關押到北京秦城監獄。

一位薄熙來的獄友孫某某透露,見風使舵的薄熙來為避免挨打在監獄中為兩個牢頭獄霸當跑腿的。即使如此,稍有照顧不周也會挨到毒打。監獄中的黑老大告訴他:「拳頭就是真理!」不得不叫饒的薄熙來從此記住了「黑老大」的權威性與至理名言。這恐怕為薄熙來的「黑色政治」埋下了種子。

黑色政路

1984年,薄熙來任大連市金縣的副書記。受益於監獄中黑老大的教育,薄熙來憑藉金縣兩個黑社會老大的幫助一路青雲。這兩個人幫他請了一大批三教九流的人,包括六個縣鄉幹部,給他吃喝,幫他捧場。這些「黑老大」告訴他,社會是個大監獄,同樣是弱肉強食,優勝劣汰。從此薄熙來的黑色政治路線雛形初具。

仲維光認為薄熙來這種通過黑幫集團獲得權力的特點就是通過暴力奪取和運用政權。【錄音】薄熙來為什麼也做一些打黑的行動?其實我們知道,薄熙來獲得權力的途徑就是黑幫集團獲得權力的途徑。大家知道,共產黨奪取政權是靠暴力,而且把握政權,運用政權也是靠暴力。對任何不同於他們的聲音,不同於他們的東西都會毫不留情的鎮壓。

1989年薄熙來當上了大連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他向一個最器重的外宣處長王某某說,在監獄中薄熙來沒少挨監獄老大的欺負, 有一次被人把膝蓋骨都打壞了,很悲憤。但也磨練了意志.,懂得了一個真理:光講理沒有用,必須有強權!誰不老實就收拾他!

所以薄熙來上任才兩個月,他就把四個處級幹部撤了。另一個被調離的姓姜的幹部對外透露:這個人的作風,完全是「黑社會」那一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黑社會的強盜邏輯滲透了他的血液。著名政治評論家伍凡先生指出,即使在黑暗的中共內部,薄熙來也是一個豺狼角色。【錄音】薄熙來在共產黨內部是一個手狠心辣的角色。他在遼寧對不聽他的話的,或不按照他的意思辦的人,都採取了嚴厲的手段。不管是對法輪功,普通百姓,以及他的部下,都是非常殘忍的。這個人在共產黨裡面是一個豺狼的角色。他一直有心要往上爬,爬到共產黨的頂峰,可是他這種作風,這種手段大家都很防著他。

1999年江澤民下令打擊法輪功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最賣力,他不僅親自到市政府北門,現埸指揮公安幹警驅散一度聚集在政府辦公樓的1,000多名法輪功上訪者,而且還對關押監禁這些人的監獄、看守所、教養院等進行細心巡察周密安排。薄熙來對公安局與國安局的有關人員下達指令:對法輪功給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為什麼薄熙來要把法輪功往死里整?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王某某披露說,胡錦濤是鄧小平隔代選中的中共新一代領導人,而薄熙來是江澤民看好的並寄予希望接班的人選,所以江對薄講過,你應當像胡在1989年西藏暴亂事件中表現的那樣顯示出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因此薄熙來把的殘酷鎮壓法輪功的這場滅絕人性的惡行,當成展示自已政治才幹與手段的舞台與機會。

仲維光觀察,薄熙來整人從來不手軟。【錄音】在往上爬的過程中,薄熙來不是靠才能,就是靠父輩的權力。薄熙來掌權也很明白他的權力是哪裡來的。因此薄熙來在後來對異議人士、對法輪功的鎮壓都是毫不手軟的。

薄熙來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在多個國家以反人類罪受到起訴。伍凡評論說,他是典型的踩著別人的血往上爬的狼。【錄音】有一次在加拿大快快的溜掉了,那時候他是商務部長。這個人作惡多端,四面樹敵、八面樹敵。怎麼可能會有善果,不可能的。一切的目的是為了自己。打法輪功是為了取悅於,討好於江澤民,現在打這些同事也好,部下也好也是為了自己往上爬,他是典型的踩著別人血跡往上爬的一個狼。

重慶黑打黑

由此看來,薄熙來本身就是一個黑勢力,他在重慶上演的打黑不過是出於權力鬥爭的一場戲。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的姜維平先生最近撰文揭露了薄熙來重慶打黑背後盤根錯節的關係與政治鬥爭。

姜維平分析,薄熙來在大連以至遼寧被群眾舉報以權謀私,海外輿論的也越來越多,給中共高層形成了一定的壓力。自從李克強下派遼寧,摧毀了冬海波等大連黑惡勢力之後,做為當地黑社會與貪官保護傘的薄熙來,已被中紀委掌握了不少問題,賀國強等人正在胡錦濤的支持下,深挖他的罪行,這一點他非常清楚。

以前薄一波活著,薄熙來當然不怕。現在薄熙來的如意算盤是抓住賀國強、 汪洋等人的把柄,才能與其私下交易,打個平手,互給面子,化險為夷。所以薄熙來、王立軍及其黨羽,把文強等人巨貪的證據拿到手,再告訴他判處死刑的可能性有多大,再告知保命的唯一出路:檢舉揭發更大的官員。這樣一來,假如賀國強、汪洋有把柄在手,薄熙來就大獲全勝了。他再把證據交給胡溫,那麼,下一屆黨代會薄熙來捲土重來的可能性就增大了。

薄熙來的如意算盤其實是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錄音】他本來從商業部想到副總理的位置,人家給趕到了重慶,等於是流放。他再怎麼上去?就採取了一個辦法,挖重慶前一兩任的爛瘡疤,建立他所謂的功績再往上爬。爬到國務院、黨中央,這是他的根本目的。

打黑是假,往上爬是真。仲維光評論說,共產黨內部的打黑都是假打黑。【錄音】這個政權根本的東西,從根本上打黑的東西,薄熙來他們都是絕對不能夠允許的。舉個例子,要想從根本上打黑,就要開放媒體、開放輿論、開放民眾的監督,就必須要使政治透明化。這一點是共產黨絕對不會做到,也絕不可能去做的。薄熙來也是如此,薄熙來對法輪功、對異議人士不擇手段的鎮壓也是,不同於他們思想的人,不同於他們信仰的人,一但起來的話,就影響了他們的統治。他們那些攫取權力、攫取利益的的東西就會失去。所以薄熙來的打黑、共產黨社會內部的任何打黑都是假打黑。

自由撰稿人三妹認為共產黨的權利鬥爭給老百姓造成了假象。【錄音】尤其薄熙來自己就很腐敗,有很多的醜聞。就是有一個乾淨的清官,他在集權政府下去做打黑的事情,治理腐敗的事情,其實都做不到。共產黨打黑、治理腐敗這些事情其實都是黨內鬥爭的表現。我上來了我就抓你的人,實際上都是腐敗的。他只不過這派上來的人抓那派的人,那派上來的人抓這派的人。這就給老百姓造成一種假象——共產黨在治療自己的腐敗了。那都是做戲,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所以我根本不相信薄熙來打黑,他不過是撈取自己的政治資本。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李潔報道



Copyright © 2002-2012 SOUNDOFHOP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