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訪談】安樂業:中共金錢獎勵藏僧還俗目的是煽動藏漢仇恨
北京時間: 2011-09-26 11:59:14 分享到:


各位聽眾,您好! 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時事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自四川阿壩格爾登寺藏僧平措今年3月為抗議3年前中共當局對藏人示威採取的鎮壓行動自焚喪生後,中共四川省一家法院近日以故意殺人罪名起訴另外三名喇嘛,他們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13年和10年。根據中共新華社的報導,公訴機關指控這三名僧人將平措轉移、藏匿,導致平措因延誤救治而死亡,其行為構成了間接故意殺人罪。但據海外人權組織表示,中共政府的這一目的是殺雞儆猴。另外, 根據總部設在挪威的《西藏之聲》近日報道,近期數百名格爾登寺僧人遭到中共政府的拘捕和強行驅逐。當局還聲稱,如果被驅逐出寺的格爾登寺僧人從此還俗不再到寺院,每人可以獲得兩萬元人民幣的「獎勵」,另外在三年內可以獲得五萬元人民幣的無息貸款。旅居澳洲的著名西藏問題專家、高級研究員安樂業先生近日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中表示,中共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企圖製造「對付分裂優先於自身改革」必要性的假象來煽動藏漢人民的仇恨;另一方面在所謂的「獎勵」僧人過程中,上下官員勾結而築建一條發財的近路。他指出中國民眾無論是藏人,還是漢人,都應該、也有權力了解事實的真相。下面就請聽本台記者對安樂業先生的採訪報道。

記者:安樂業先生, 您好!(安樂業:你好!)首先請您談談您認為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

安樂業:這個問題要分兩層去看:

從表面上,中共政府為了消除所謂「國家分裂」的憂患,就公開採取了出錢買人心的措施。這樣做的過程中給中國老百姓傳遞了一個錯誤信息,也就是現在不得不用錢買穩定的無奈,而且,漢人內心中深深地刻下了政府出納稅人的血汗錢,藏人還不領情的憎恨。

其實,這個手段當年毛澤東用過的「製造矛盾,利用矛盾,取勝矛盾」的延續,因此,中共政府可以任意利用漢人的憎恨心態的支持去鎮壓少數民族,而且,利用少數民族鎮壓的刻不容緩去拒絕以維權帶動的民主化要求,所以,就成功地在漢人中製造了「對付分裂優先於自身改革」的必要性假象。

從實質上,這又是中共上下官員勾結,相互串通而築建的一條發財的近路。大家知道,中共高層一直把關西藏問題和東土耳其斯坦(新疆)問題,而且,自從藏僧平措殉道後,數百名格爾登寺僧人遭到中共政府拘捕和強行驅逐。

對此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美國政府都出面說過話,因此,沒有北京的點頭,地方政府沒有權力去實施這樣的政策。這恰恰擊中了地方政府官員的心坎,又樂壞了上級官員,因為,這樣一來,地方政府可以上面要錢,上面又可以增加支出,結果款拔下來就一層剝去一層地一直到寺管會為止。

雖然數目不一樣,但是,大家都有錢裝進各自的腰包里,甚至部分人可能將會陞官。管他僧人拿不拿錢,他們就有上百條理由去報銷假賬。

一般這種主意出自「專案組」裡邊,現在我還不知道處理「格爾登寺事件」專案組的詳細情況。不管怎麼說,這就是中共的目的,也是大家應該知道的「真相」。

記者:有海外媒體報道說,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位還俗僧人領取中共政府的這一獎勵金。您認為這說明什麼?

安樂業:這個嘛,應該有很多因素,其中,最典型的因素可能有兩個:

一方面,這個政策,對僧人來講是一場嚴峻的考驗。每一個僧人出家時候,自願地去接受過戒律,又戒律中違反最關鍵的四條屬於破戒,「撒謊」就是其中之一,不管為誰而撒謊,就違反了佛家僧人遵奉為行為準則的《律經》。

同時,藏人一般把出家人視為看破紅塵的群體,因此,就義無反顧地一直供奉僧人。如果金錢和信仰之間,僧人選擇其金錢的話,今後信教群眾會怎樣看待僧人?又對整個寺院受到如何的影響?這個答案在每一個僧人心裡非常清楚。

另一方面,雖然還俗自由,也社會上不受到歧視,但是,藏人向來看不起膽小怕死的人,尤其是在強權面前,連自己出家承諾都敢換金錢的行為必定會看作懦夫,因此,不僅將會受到社會的歧視,也一生中得不到最起碼的尊重,所以,想討個媳婦都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人畢竟為希望而生存,自然就誰也不想進入沒有希望的地方。

記者:我看到有文章說格爾登寺是阿壩州規模最大的藏傳佛教寺廟,寺內至少上千名僧人。您認為中共的這項獎勵政策有沒有可能造成西藏僧侶的還俗潮?

安樂業:依據我現在的觀察,也許會有極少數僧侶將會接受這項獎勵而還俗,但是,全面造成西藏僧侶還俗潮的可能性不大,除了前面說過的兩個因素之外,這個還牽涉到藏僧平措為何要殉道?不管中共如何去醜化這起殉道事件,歸根結底,他不是為了錢,又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由」,也就體現了現今藏人的心聲,因此,僧人平措的英靈把這個寺院,甚至藏僧的形象已經帶到了國際社會的視野當中,也帶到了全體藏人的內心深處,所以,由不得每一個僧人願意與否,現在所有僧人在騎虎的狀態之中,這就促成了騎虎難下的局面。

記者:據美國之音報道,中國政府除了獎勵僧眾還俗外,還在寺院開展愛國主義教育。這個愛國主義教育被簡化成攻擊達賴喇嘛,還得簽字擁護社會主義制度,擁護共產黨領導。請問您是怎麼看的?

安樂業:幾乎每一個統治者都進行過愛國主義運動,尤其是在戰爭年代,因此,中共的這個所謂「愛國主義教育」製造出來了一種刻不容緩的味道,又從簽字「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和擁護共產黨的領導」上看,這個教育中除了黨的重要性之外,就看不到國家的存在。也許長期灌輸「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人不太會注意這些細節,不過,不熟悉這個口號的人聽起來,給一種原來「共產黨」就是「中國」,中國又是共產黨的感覺。這是其一。

既然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和擁護共產黨的領導為「愛國」,那麼,達賴喇嘛已經公開呼籲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之內尋求自治」請求而言,應該已經達到了共產黨的要求。這些要求又是「憲法」明文規定的「四項基本原則」的範疇,讓達賴喇嘛請回去簽個字不就是完了嗎?恰恰相反,前面談提到過,共產黨不製造出敵人,十五億人怎麼會繼續聽從黨的領導?因此,攻擊達賴喇嘛已經成了「穩定統治」的保護傘之一。同時,攻擊達賴喇嘛起到刺激藏人的作用,尤其是在各個寺院裡邊,這樣一來會掀起不同程度的抗議,也就成了共產黨一直攻擊達賴喇嘛的正確性和必要性的客觀依據。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我始終認為還有一層原因,當年「反右運動」的登峰造極和西藏問題的產生緊密相連的。如果達賴喇嘛請回去,就等於至少默認了「反右」是錯誤的,因為,共產黨對「反右」下的定義為「反對黨及其政策是右派,其中領導人物為極右分子。」而且,西藏問題的起因是西藏東部,即現在的青海,四川,甘肅,雲南等地藏區進行的所謂「民主改革」。那麼,現在繼續不攻擊達賴喇嘛這樣一個極右分子的話,「天堂里沒有右派」留下遺囑的那些所謂「極右分子」的亡靈和親屬,以及仍在帶著右派高帽的那些老人怎麼辦?他們又是創黨建國的棟樑之材,去平反吧,就意味著至少對毛澤東的「三七」功過評價顛倒過來。這個結果將有可能動搖共產黨統治中國的合法性,因此,畢竟「黨的利益高於國家」嘛,所以,共產黨除了僧人們簽字,也就不要達賴喇嘛的簽字了,他來不如不讓來有利於共產黨繼續搞一黨專政。至少現任中共領導人的言行和施政策略中能夠察覺到這些信息。

記者:您認為中共這樣做最終的目的能到達嗎?

安樂業:這個比較複雜,部分目的已經達到了,比如,各級主管官員借用這起事件開始在撈錢,但是,部分目的還要看後面的發展。

這裡有兩個問題值得關注,先看中共再次能否激起漢人仇視藏人?
這個要看,漢人能不能掌握到正確的信息?如果他們掌握了信息,就願意不願維護自己權利的前提看作自由。假如漢人將把維權的前提看作自由,就不應該去仇視藏人。反則,再次將會重演一場藏人和維人在中國各大城市不準進住旅館,又藏人和維人官員下飛機後,必須脫鞋接受檢查,甚至可能漢人見了藏人和維人就心生厭惡等現象。這也就促使了現在藏人普遍覺得有必要「復國」的主張。

再看中共能否製造出僧人和信徒之間裂痕?

雖然僧人和信徒之間製造出裂痕的可能性極小,不過,信徒對僧人失去信任的前提為多半僧人能不能頂得住金錢的誘惑和強權的欺壓?假如全體僧人為金錢和恐懼而拋棄了信仰,那不用說了,這個目的也就達到了。

各位聽眾, 今天的【時事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文字稿根據錄音整理,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Copyright © 2002-2012 SOUNDOFHOP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