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談田園詩人、山水名家—王維


劉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文化咖啡館,我是劉珍。

蔡潔:大家好,我是蔡潔,很高興我們又在文化咖啡館節目中相會。

劉珍:蔡潔,今天我們要談什麼呢?

蔡潔:恩,今天想跟聽眾朋友們談田園詩人、也是位山水名家的 王維。

劉珍:噢,王維,那「勸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這首詩是不是就是王維寫的?

蔡潔:是啊,還有「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以及「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等這些都是王維流傳給後人的佳句。

劉珍:王維不僅是一位詩人,他同時也是一位畫家。

蔡潔:是啊,只可惜啊,王維的畫作,現今流傳下來的不多,我們無法一窺堂奧,但是他留下不少的山水詩,不但富於畫意,而且『構圖』、『設色』還非常講究。

劉珍:是的,人們稱王維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蔡潔:是啊。而且王維的畫是屬於「水墨山水」,他的畫以渲染為法,用筆簡練奔放,強調水墨效能的發揮,即便上色,也講究自然清淡,追求含蓄、悠遠、純凈的境界。

劉珍:據說王維的繪畫方法影響到後來的一千年間,許多畫家的山水畫作品也多用水墨來表現。目前相傳王維的畫跡主要有《雪溪圖》、《輞川圖》和《伏生授經圖》等。...

蔡潔:唐代的山水畫繼隋代之後,就更為蓬勃發展,也漸趨於成熟,並且形成了風格不同的兩大流派。一是以初唐的武將李思訓、李昭道父子為代表的「青綠山水」派;另一個是以盛唐文臣王維為代表的「水墨山水」。


劉珍:恩,明代董其昌就以佛教禪宗南北之分來比喻李思訓和王維,他稱李思訓為北宗山水的鼻祖,而將王維看作是南宗山水的奠基人。

【音樂】

劉珍:聽眾朋友,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文化咖啡館,我是劉珍。

蔡潔:我是蔡潔。今天為聽眾朋友介紹的是暢談田園詩人、山水名家—王維。

劉珍:我們來介紹王維的生平吧!

蔡潔:好的。王維他,字摩詰,祖籍太原祁(就是現在的山西祁縣)。他生於唐武后聖歷二年(六九九),死於肅宗上元二年(七六一)。

劉珍:王維少年時就工詩善畫,並通曉音樂,他的藝術素養很高。王維二十三歲,中進士第,任太樂丞。在任因伶人舞黃獅子一事受到牽連,被貶為濟州(治在今山東茌平西南)司倉參軍。開元十二年(七二四),裴耀濟為濟州刺史,王維和他相處很好。開元十四年冬裴在治理了大水災後調任,次年春王維也回到長安。

蔡潔:王維自己信奉南宗,開元十七年(七二九),曾拜南宗道光禪師為師,這時他年約三十餘。王維先隱居終南(在長安南稱終南),在東都嵩山也有他隱居的地方。

劉珍:開元二十二年(七三四)冬,張九齡作中書令,提拔王維右拾遺。開元二十四(七三六),王維以監察御史出塞到了涼州,寫了不少意境宏闊、氣勢雄渾的邊塞詩。

蔡潔:天寶十五年,安祿山的叛亂,不僅改寫了歷史的扉頁,對於身處時代鉅變的許多文人士子來說,是一回椎心刺骨的生命歷練?五十六歲的王維『躬逢其盛』,被安祿山所俘,迎他到洛陽的普施寺,軟硬兼施迫為侍中。安祿山在凝碧池大開慶功宴,王維滿懷凄愴,寫下一首凝碧詩:《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葉落空宮裡,凝碧池頭奏管弦》。

劉珍:亂事平定之後,朝廷以附罪拿他下獄,幸好有這首詩得以表達他的忠心,才減輕了他的罪名。王維中年喪偶,加上這次鉅變,使得他整個生活態度和思想觀念完全改觀!他晚年官至尚書右丞,職務可謂不小。由於政局變化反覆,他早已看到仕途的艱險,便想超脫這個煩擾的塵世。

蔡潔:舊唐書本傳說他「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絕塵累。」「晚年長齋,不衣文彩。」隱居在輞川(今陝西省藍田縣西南二十里終南山下。),裡頭有二十景。經常和道友裴迪泛舟往來,他有一篇文章「與山中裴迪秀才書」,寫盡了田園生活的恬澹意趣。

劉珍:他吃齋奉佛,悠閑自在。大約四十歲後,就開始過著亦官亦隱的生活!即使在京城裡,他主要交往的對象也是禪僧。「退朝之後,焚香獨坐,以禪誦為事。」飽經安史之亂的滄桑,使他更加堅定了學佛及皈依大自然的意願。

蔡潔:王維不僅詩寫得好,對音樂和書畫更是頗為用心。他工草隸,尤其是水墨畫,受吳道子行筆縱放的影響,利用水墨渲染,不用鉤斫,以濃淡墨色畫出的山水,沒有富麗堂皇的色彩,近乎後世的寫意畫,使當時的人耳目一新。畫風秀麗清淡,寥寥數筆,疏疏朗朗,而呈現出天機獨到的特色,開創我國南宗畫派的先鋒!

劉珍:一代才子蘇東坡讚賞他說:「王維之詩,詩中有畫;觀王維之畫,畫中有詩。」王維自己也說:「凡畫山水,意在筆先。」王維退隱後抱著淡泊的心態,因此不論是詩或畫,都可以體會到,王維對於大自然有他深刻的體悟,他的詩畫令人玩味不盡!

蔡潔:是的,他天才橫溢,善以簡單幾個字,生動的描寫山野田園自然風景的本領,使讀者悠然神往,如入詩中的景色里。他的畫更具有這種氣質,饒有詩意。這種文字與繪畫的結合始自王維!所以董其昌就說王維的畫是「文人畫」。自此之後,中國的繪畫就漸漸脫離了宗教色彩,而與詩、詞、書法等結下了不解之緣,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劉珍:讚譽一個畫家,常用詩、書、畫三絕一類的辭句,可見千餘年來,王維創始的所謂「文人畫」一直佔據著中國畫史上主要地位。至於在一幅畫上題款、題詩、題跋甚至於加蓋圖章,以及日後畫家以書法筆力作畫等等的演變,似乎都是「文人畫」的副產品。王維對後世的影響之大,可見一斑。

【音樂】

劉珍:聽眾朋友,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文化咖啡館,我是劉珍。

蔡潔:我是蔡潔。今天為聽眾朋友介紹的是暢談田園詩人、山水名家—王維。王維的詩現存四百多首。作為一位大詩人,他的詩歌題材廣泛,形式和風格豐富多樣,取得了多方面的藝術成就。邊塞詩、遊俠詩和詠史詩大都是他早期的作品。

劉珍:恩,邊塞詩表現遊俠少年豪邁不羈的個性和躍馬沙場的英姿。也顯示了他善於在尖銳的矛盾衝突中刻畫英雄的形象、敘事生動簡潔有力、筆意舒暢、有善於抒發雄渾之氣的藝術才華。這個時期,詩中洋溢著正義感和憤懣不平的激情,是富有現實意義的作品。

蔡潔:在王維詩集中有不少送別詩、贈友詩和思鄉懷人詩,寫得情感真摯,意蘊深厚,千百年來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他還善於通過寫景、聯想和氣氛渲染來展現心境,採用新鮮巧妙的藝術構思,把感情表達得委婉曲折,蕩氣迴腸。諸如〈送元二使安西〉、〈送沈子福之江東〉、〈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相思〉、〈雜詩〉等。

劉珍:王維在盛唐詩壇所以能獨樹一幟,在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主要是由於寫景詩的高度成就。他的寫景詩有的描繪農村風光,有的刻畫山水勝景這些統稱為山水田園詩。

蔡潔:王維詩的景趣較多,畫意較濃,意象鮮明豐潤,意境更清新秀麗。王維把山水景色和農村生活結合起來,使晉末以來一直平行發展的山水詩和田園詩這兩個藝術流派融合了。

劉珍:是的,王維他特別擅長選擇富有特徵的細節,準確、傳神地刻畫出不同的自然山水的鮮明個性特徵。把自然景物的色彩、明暗、聲息、動態,體現在畫中。

蔡潔:這表現出他作為畫家的格外敏銳的視覺感受。

劉珍:王維他把繪畫的技法運用於詩歌創作,巧妙地處理景物的遠近、高低、大小、明暗、虛實等關係,使詩中畫面構圖精美,線條明晰,能表現出遠近景物互相重疊的錯覺,富於空間立體感。

蔡潔:王維的山水田園詩不僅富於詩情、畫意、音樂美,而且還蘊含禪趣。他在一些自然景物畫面中,把佛教禪宗的無我之境、空寂之理、還有世間萬事萬物生生息息、變幻莫測的意蘊都融入了。他的詩畫能夠啟迪人們去領悟人生和宇宙奧妙的哲理。

劉珍:王維還善於汲取禪宗提倡「妙悟」的思維方法創造詩境,像《輞川集》中的那些深含禪意禪理的作品,不作議論說理,不著痕迹,達到了禪意與禪境的化合,從而禪趣盎然。王維在不少山水田園詩中將詩情、畫意、音樂美和禪趣融於一體,的確是匠心獨到的藝術創造。

蔡潔:王維詩在他的生前以及後世,都享有盛名。他開創浪漫派的畫風,他是南派畫袓。他的畫和詩有著密切關係。

【音樂】

劉珍:聽眾朋友,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文化咖啡館,我是劉珍。

蔡潔:我是蔡潔。今天為聽眾朋友介紹的是暢談田園詩人、山水名家—王維。

劉珍:我們說王維是山水名家,他的山水畫最為聞名,那在唐朝的畫風,是不是比較偏重山水畫呢?

蔡潔:其實大體來說,唐朝的畫可分為三期,而中唐時期是從玄宗開元元年到代宗大曆元年(公元766年)。這個時期的繪畫出現了百花齊放、萬壑爭流、自由發展的情況。除了傳統的人物、道家、釋教等題材之外,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山水畫有了極大的進步!同時因為皇帝喜歡馬,常命畫家把心愛的駿馬一一繪成圖像,鞍馬畫也很發達,因此曹霸、韓干、韋偃名聞天下!山水畫就以李思訓和王維二人的造詣最深,對後世的影響最大!

劉珍:那山水畫的起源在唐朝嗎?

蔡潔:其實山水畫的起源是在唐朝以前,但經過長足進步,成為一個獨立的繪畫主題,則是在中唐時期。

劉珍:喔,原來是這樣。我們知道王維小時候就很會寫文章,與弟王縉{進}齊名,是一位早熟的作家,少年時期就創作了不少優秀的詩篇!那時候的讀書人熱衷功名,由於他滿腹的才華,可能追求功名的心志比一般人還要迫切熱烈!從二十一歲中進士開始,前前後後做過右拾遺、監察御史、吏部郎中等職位,這是他宦途上最風光得意的一段時光。

蔡潔:是啊,自然恬淡總要從繁華富貴中經歷過後才能體驗和了悟的!田園、山水名家的王維,他的一生好像為這句話做了最貼切的解釋。

劉珍:據說王維也有一些軼事流傳。

蔡潔:恩,是啊,我們在這也說一說;韓干是位著名的畫馬聖手,幼時貧寒,曾在酒鋪里當過小夥計,有一天他送酒給王維,王維當時出門不在,在等待的空檔里,他就信手在地上畫了起來,王維回來見了,大加讚賞,鼓勵他好好學畫,後來韓干成了名!這兩位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在當時發生了這麼一件惺惺相惜的互動故事。

劉珍:我們說王維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在他寫的那麼多的詩中,是不是有什麼例子可以舉例呢?

蔡潔:當然有啊,王維他有寫了一首六言絕句所構成的組詩叫——「田園樂」其中這4句是這麼寫的:「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隨著詩中的字句、辭意,我們可以領會詩人所表達的意境。

劉珍:是啊,在這首詩中,王維他以桃花、柳絲、鶯啼等捕捉住富於春天特徵的景物,再通過宿雨、朝煙來寫夜來風雨,達到喚起直接印象的效果。勾勒出景物後;進而著色:紅綠兩個顏色字的運用,使景物繽紛宜人!著色之後還有進一層的渲染:深紅淺紅的花瓣上略帶隔夜的雨滴,就使色澤顯的更柔和可愛了。

蔡潔:雨後空氣清新,飄散著淡淡花香,使人心醉!碧綠的柳絲籠在清晨一片若有若無、還沒散盡的潮濕水氣中,油油亮亮的、婀娜多姿!這樣經過層層渲染,細緻的描繪,詩境就自成一幅少有的工筆畫了。因為有「宿雨」,所以有「花落」!花落就該打掃,然而家童未掃!未掃非不掃,是因為清晨人還沒起床的緣故…這無人過問滿地落花的情景,不是別有一番清幽的情趣么?不是令有心玩賞的人凝聚目光嗎?這就是王維偏愛的境界!

劉珍:這「未掃」二字,寫盡了花落的自然與家童的無意,真是不鑿斧痕。花落、鶯啼雖有動靜、有聲響,只襯託了「山客」的居處與心境的寧靜,所以他的意境主要在「靜」字上,王維之「樂」也就在這兒!整張《畫》通過文字的動靜相成,就能描繪出靜中的生趣,給人的感覺是清新、明朗、淡雅相互呼應的「靜中之美」!

蔡潔:我們再來讀讀王維的 終南別業 :是這麼寫的: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這首詩作於開元十年王維那時候年近四十。他在開元十六年後從道光禪師學佛,以後隱居終南,他既追求清凈空寂,又不拾棄人生,所以詩中融入禪意,把參悟禪理與欣賞自然很好地結合起來。

劉珍:這首詩順應自然,尋求與自然默契的一種意境,「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是寫景又不拘泥於景,無處不可適意,偶遇林叟,隨便談笑,竟不覺該有個回去的時候了,達到了物我兩忘、色相俱空的境界。

蔡潔:從這些實例中我們真是感受到王維的詩的魅力,他詩中富有的畫意,讀他的詩仿如身臨其境般,除了開闊我們的視野,更帶領我們的思維走馬行空進入無限的想像空間。享受一種心曠神怡的愉悅。


劉珍:聽眾朋友今天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劉珍和蔡潔要在這裡和您說再見了,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周再見嘍! BYE BYE !

蔡潔:聽眾朋友我們下周文化咖啡館節目再見嘍!BYE BYE!



URL(本文網址):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85350

Copyright © 2002-2012 SOUNDOFHOPE All Rights Reserved